首页 > 奢侈品 > 名表

两针表 “慢”韵味

名表 2020-04-29 15:45:56 8539

[ 钟表文化] 作为钟表界的一个特殊品种,两针表很容易被刚刚接触它们的钟表爱好者视为“无聊”的存在。失去了秒针的律动,两针表整个表盘的气氛变得像是将时间静止了一般索然无味。就像是我们都玩过的木头人游戏,在抬手观看时,两针刹那停滞,仿若纹丝未动。然后转身做其它事情之时,它们便会在“暗地里”随时间运行。过一会再看,它们又“僵硬了”.......除非是空出一段时间来盯着盘面看,否则是看不到分针、时针随时间而跳动的“小动作”的。这点与三针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没有了热闹有活力的表盘,当然显得平淡无味了。

前些日子,由于一次机遇巧合我与两针表结缘,在佩戴这款腕表之时也产生了与上文一样的感觉,只有在下一次观看腕表时才意识到这只表是会动的。那么,这个有趣的论点便由此产生,在这个注重时间、效率的时代,这种以“慢”为特色的两针时计为什么可以存在呢?

追根溯源,它其实是三针设计的先驱

世界首枚怀表:纽伦堡的蛋

指针作为钟表上的重要物件与其同时产生,但在诞生之初的小型钟表却不像现代拥有着强大的实用性。基于时代的技术限制,别说秒钟的精度,这些小型钟表就连分钟的精度也达不到,所以在整个钟表上,仅有一根指示时间的指针,这个时计,就是著名的“纽伦堡的蛋”——目前所知的世界首枚怀表。后来,经过了时代更迭,科学与数学的发展,钟表技术得到提升,新型擒纵系统让精度得以进一步提高,钟表终于可以显示出分钟以及秒钟,便有了两针乃至三针的设计,而这个过程持续了大概一个多世纪才完成。两针表,最初代表了钟表精度的一个跨越式提升,展现了一个时代的科学成就。

有些时候,放慢时间,也是一种美

相比起三针表,两针表的魅力在于被放慢的时间,是纯粹的,是极致简洁的。同时也是一种人生哲理的体现,有些时候紧绷的神经往往会适得其反,欲速则不达。相比于快节奏的生活,我们很多时候更需要的是慢下来,品味休闲的美好。在面对两针腕表时,我们的心往往是平静的,一切都回归如初,展现“慢”的美好。以低调、谦和、沉稳的态度面对人生。所以说,两针表的个中韵味,具有一定的年龄与阅历的人更能够体会。这种被放慢的时间,是纯粹的,极致简洁的,同时也是一种生活姿态。

外观更简约,更能够突出主题

“丢掉”秒针之后,两针表展现出更加简约的盘面设计。作为一个追求简约的时代,人们往往将其视为推崇的生活方式,质素简约者,贵而显之。越是精致、越是简约、越是珍贵。同时,部分工艺性十足的腕表也会采用两针设计,因为这类腕表的工艺观赏性要大于时间的呈现,在这里,秒针的摆动似乎成为了一种遮挡视线的“阻碍”,所以部分设计师就干脆将其从盘面上剔除,突出钟表上刻画的工艺设计,两针表也为这些钟表的艺术创作提供了宽阔的发挥空间。

两针可以有效减少时计的厚度,助力钟表设计更加纤薄

就像电子设备的发展趋势一般,机械时计的历史也是从厚重变纤薄,由复杂到简约所推进的。除了特殊的“小三针”“偏心盘”之外,大多都是以指针同轴为腕表的时显设计。相比于大三针表的机芯,两针表的机芯更容易做到纤薄。三针同轴的机芯,搭载三个不同高度的表针轨迹,需要三个大小不一,所处平行空间不同的三个齿轮构成,虽然在我们的眼中,微型机械的尺寸与空间是渺小的,但对于其本身而言所占的空间较大。像两针腕表一样,去掉了秒针的这个装置,机芯内部和指针显示盘就会少一层结构,通常可以减少1毫米左右的厚度。

不拘小节的务实派,简约而不简单

失去了秒针,就意味着时间最小单位秒钟的缺失,达不到绝对的精确时间指示。不可否认,这就是两针表的短板。但如果将三针腕表的佩戴者比作分秒必争的实干派,那么佩戴两针钟表的人就会是审时度势、不拘小节的务实者,对于时间不会要求得过于苛刻,但大致的精度却能够了若指掌。

反过来说,正由于失去了秒的衡量,分钟的精准会格外重要。所以说制作两针表的品牌,虽然偶尔不使用秒钟功能,但其自身对精度要求从未放弃。这就赋予了两针腕表独特的生命,是真正简约而不简单风格的体现。

总结:两针表,以其成熟、精炼的风格诠释人生,以简约而不简单的样式展现机械时计的别样内涵。虽然失去了秒针的“律动”,但换来的,是于腕间由内而外散放而出的低调、谦和、沉稳之感。正是蕴含着这样的动人气魄,让它成为今天钟表界独树一帜的经典设计。以此看来,两针表非但不会“无聊”,并且富有着十足的韵味,让人细细品味它的沉静之美。(图/文 史谨男)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评论

留言与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登录账号
   
验证码: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