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奢侈品 > 奢品资讯

携手艺术家徐震公共艺术 宇舶表入驻先锋艺术高地

奢品资讯 2020-04-26 15:28:35 7645

  HUBLOT宇舶表与艺术家徐震大型公共艺术跨界合作,倾情赞助M WOODS开幕暨私人收藏展,携名流挚友共赴宇舶表艺术豪门盛筵,正式入驻中国先锋艺术高地!

宇舶表与徐震联合创作的大型公共艺术装置作品《永生- 时间沙漏》在北京798震撼落成

  瑞士顶级制表品牌HUBLOT宇舶表从诞生之初,品牌的DNA中即被“融合的艺术”赋予了强大的驱动力。也许艺术之于他人是一种流于形式或随声附和,但宇舶表之于艺术则是流淌在血液中最执着的信仰和挚爱!

宇舶表与徐震联合创作的大型公共艺术装置作品《永生- 时间沙漏》

  “宇舶爱艺术”2014年度重磅级大秀于10月10日在北京798艺术区拉开帷幕。首先,宇舶表与中国著名当代艺术家徐震先生联合创作的大型公共艺术装置作品《永生- 时间沙漏》在798包豪斯广场中央震撼落成。自此,宇舶表正式迈进象征中国先锋艺术高地的中心舞台,更开创了全球范围内顶级奢侈品与公共艺术跨界合作的先河。

《永生- 时间沙漏》在北京798震撼落成

  紧随其后的是,由宇舶表倾力赞助的M WOODS 美术馆开馆大展《微暗的火——打开收藏的国界》开幕典礼于当晚在798艺术区北街盛装登场。宇舶表与来自中国艺术界和文化界的百位名流挚友共聚这场艺术界的豪门盛筵,包括了M WOODS创始人暨收藏家林瀚、参展艺术家徐震、收藏家乔志兵、周大为、刘雯超、赵凌甲、陆寻和赵友厚。宇舶表大中华区总经理路易·比弗先生(Loic Biver)分别向徐震先生和林瀚先生赠予了宇舶表2014年巴西世界杯裁判计时牌。

灵感源于沙钟装置的宇舶表《时间沙漏》

  宇舶表&徐震:顶级奢侈品牌与公共艺术跨界融合的创举

  以“融合”为本的深厚品牌哲学,为宇舶表的艺术之路开启了无限的想象空间。当瑞士顶级制表品牌遇到中国当代艺术界领军人物徐震,这样的融合潜能被最大化的激发出来。徐震的这幅代表作品《永生》,取材和翻制于中国天龙山石窟佛像与希腊派欧尼奥斯胜利女神的无头雕像,这些带有缺憾美的、象征永生的神与佛被艺术家用独一无二的方式解构和重组,强烈的冲撞感把东西方文明和各种文化之间的冲突、分歧、包容和共生表达的如此直截了当、触目惊心、令人敬畏!

宇舶表大中华区总经理路易·比弗(中)、艺术家徐震(右)和收藏家林瀚(左)共同揭幕《永生- 时间沙漏》

  与《永生》并存的《时间沙漏》,其设计灵感源于一种测量时间的沙钟装置,时间由上至下流淌,从中国古代的时辰在时光流转中变幻为西方的阿拉伯数字。宇舶表“融合的艺术”在这里被展现为一个中西方文化符号相互转译、彼此交融的过程。《永生- 时间沙漏》以时间的永恒呼应了文明的永生,表达出艺术家对时间的哲学思考,以及对于当今世界多元并列的全球化趋势解读。

中国当代艺术家徐震分享《永生- 时间沙漏》的创作理念

  这座高达五米的大型装置艺术的主体、挂钟、底座等部分分别在中国和瑞士制作,历时数月、横跨几千英里,最终在北京798安装落成。《永生- 时间沙漏》的诞生过程即是对东西方制表师与艺术家倾力协作的致礼,见证着艺术家和工匠们精益求精的严谨与智慧。

宇舶表大中华区总经理路易·比弗向中国艺术家与收藏家代表人物陆寻、乔志兵、徐震、赵友厚和林瀚赠送2014巴西世界杯裁判计时牌

  “宇舶爱艺术”的意义远不止于此。在博大精深的艺术世界中,宇舶表率先选择与公共艺术领域进行跨界携手,更加成为奢侈品牌发展创新艺术合作的标新立异之举。公共艺术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与日俱增,强大的公众号召力和感染力表达出一个城市、一个地域的文化价值,唤起人们对社会问题的思考与认识。宇舶表赞赏公共艺术的精神:艺术是属于公众的,人人都可以平等地参与和享受。正因如此,宇舶表与公共艺术的大胆跨界合作是极具突破性的,高级制表艺术和先锋公共艺术以前所未见的形式彼此融会贯通,让奢侈品牌和艺术的关系不拘泥于传统的标准,而是用包容的情怀和融合的理念创造属于未来的经典。

“宇舶爱艺术”北京798媒体发布会现场

  宇舶表大中华区总经理路易•比弗先生(Loic Biver)表示:“中国的当代艺术事业正在蓬勃发展,涌现出很多令人钦佩的艺术家和具有国际水准的艺术作品,我们很荣幸能够参与其中。与徐震合作的北京798公共艺术项目是我们迄今为止最令人骄傲的跨界创举!他的艺术思想充分彰显了融合的理念,让我们的合作激荡出了最震撼人心的艺术光芒。”

  自2001年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和2004年获得CCAA“最佳艺术家”奖项以来,徐震先生的作品在世界范围内被广泛展出。同时,他也是活跃在中国艺术界的策划人和艺术活动家,在艺术与商业领域都颇具影响力。徐震先生说:“我和宇舶表的合作是机缘巧合,宇舶表强调时间、融合,这正好是我的作品所表达的思考。雕塑语言是一种凝固的时间,《永生》和《时间沙漏》本身有两个不同的概念,将它们放在一起却非常合适的体现了我对这个世界融合、多元的理解,对传统的尊重和对未来的展望。”

  宇舶表赞助M WOODS美术馆开幕: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年轻藏家集体首展

  宇舶表艺术季的热潮在当晚M WOODS美术馆开幕展得以持续升温和发酵。开幕典礼上,中国艺术界、文化界、传媒界的代表人物云集在此,宇舶表与各界名流挚友共同见证了这一2014年中国艺术极具意义的时刻。

  M WOODS由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家林瀚先生创立,同时刷新了世界最年轻创办私人美术馆的记录,在未来将联手国际一流艺术机构,搭建中国最具活力的艺术平台。馆内陈列有包括装置、绘画、雕塑、影像在内的近百件私人当代艺术藏品,不但囊括国际知名艺术家的作品,也包含来自于国内外年轻艺术家们的先锋代表作。

  M WOODS创始人林瀚先生表示:“感谢宇舶表对艺术事业的支持。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艺术品收藏已突破国界和文化的限制,我们的宗旨和宇舶表的融合理念不谋而合。我们的使命是在中国打造一个以全球性为基础的、无边界的非盈利艺术平台,鼎力支持国内外青年艺术家的发展和交流计划,为中国当代艺术发展不断注入新的生命力”。

  M WOODS 美术馆开幕展主题为《微暗的火——打开收藏的国界》,召集了目前中国最具影响力及国际化视野的一代藏家共同参与,并邀约美国MoMA美术馆、英国泰特美术馆、高古轩画廊、佩斯画廊、White Cube Gallery、Hauser & Wirth Gallery等艺术机构参与协助。

  随着宇舶表登陆中国艺术核心腹地,宇舶表将与中国当代最前沿、最具活力的艺术家、收藏家和艺术机构携手合作,集结未来艺术圈最具潜力的新锐力量,共同分享对艺术的创新与热诚。

  艺术家背景阅读与对话实录

  关于徐震:

  1977年出生,工作和生活于中国上海。自2001年参加威尼斯双年展和2004年获得CCAA“最佳艺术家”奖项以来,徐震的作品在世界范围内被广泛展出。他的创作媒介非常丰富,代表性展览有: 《禁闭城堡-徐震个展》(布拉格,2012); 《12个房间》(Folkwang美术馆,德国,2012); 《艺术之变-来自中国的新方向》(Hayward美术馆,伦敦,2012); 《11个房间—曼彻斯特国际艺术节》(曼彻斯特国家美术馆,2011)。

  同时徐震也是一位非常活跃的策划人和艺术活动家,在2006年,他与上海艺术家一起创办了著名的中国网络艺术社区www.art-ba-ba.com。2009年以来,他创办的没顶公司更是颇受关注。这个当代艺术创作型公司,以生产艺术创造力为核心,致力于探索当代文化的无限可能。没顶公司的代表性展览有: 《第七届亚太地区当代艺术三年展》(现代艺术美术馆及昆士兰美术馆,布里斯班,澳大利亚,2012); 《见所未见——第四届广州三年展》(广东美术馆,广州,2012); 《白立方内》(白立方画廊,伦敦,英国,2012)。

  2013年没顶公司推出艺术品牌“徐震”。 最近展览包括:《中国,中国》(没顶公司出品: 《运动场》——徐震个展(长征空间,北京,中国,2013)。

  关于《永生》:

  取自:天龙山石窟佛像、派欧尼奥斯的胜利女神

  《永生》取材于全球各个博物馆里的中西方的无头雕塑,徐震将它们重新翻制,创作成新的艺术品。在这些原本残缺的雕塑作品缺失的头部,嫁接了同样来自世界各地博物馆的、无头而又残破的雕塑。

  这些被誉为永恒的艺术、永生的神与佛,代表着人类历史文明的最高水准。同时也记录着人类历史殖民和暴力,及各种文化之间纠缠不清但又共生的关系。徐震把这些永存于艺术史的、中西方古典雕塑重新创作和组合,创造出一种比观众早已习以为常的“古典雕像残缺美”更为触目惊心的视觉效果,它不仅指涉令人敬畏的艺术史,象征了人类巴别塔式的、似乎永远不可调和的分歧,更显示出一种东方智慧下的包容的情怀。

  对话徐震

  宇舶表:您如何看待您正在参与的中国当代艺术?

  徐震:首先,这是一个很古老的问题,和民族主义相关。越是民族的就是越是世界的,所以我觉得创作者还是个人环境和世界的一种表达。然后,可能再说你是中国的,或是美国的。很难说我对中国当代艺术有一个什么看法,而是一个地区性的概括,当我们做研究的时候去概括它的一种方式。

  宇舶表:创新对您意味着什么?

  徐震:创作就是创新,不断创新。和吃饭一样,是一种需要,不是一种追求。

  宇舶表:“ART OF FUSION 融合的艺术” 是宇舶表的品牌理念。在您的艺术创作中,我们也看到了很多冲撞与融合,请问您的艺术创作理念是怎样的?

  徐震:每个作品是不一样的,可能对当代艺术来说它的方式更多元,不仅是融合,比如一些现成品的利用,包括现成经验的一种利用。 也不光是传统艺术,比如作为画油画时的颜料,或者摄影时的图片,今天的材料是非常多元的,不光是具体物质化的材料,你的经验或者理解都是一种材料,所以“融合”的范围非常大。

  宇舶表:《永生》这个作品展现了东西方两种文化符号的碰撞,您希望通过这个作品体现怎样的思考?

  徐震:这个作品我是想最终提出没有东西方区别的一种态度,我们似乎把地球或者文化或者人分为东方和西方,其实并不存在这么强行的理解,这是比较粗暴的方式在理解文化。 《永生》这个作品是比较完美地体现了没有东西方界限的一个结果。它就像一个圈套,似乎告诉你一半来自东方,一半来自西方,但其实它又很完美地利用了东方和西方自身的艺术语言,体现了一个完整的东西。

  宇舶表:您创作的宇舶表《时间沙漏》来自怎样的灵感?

  徐震:因为沙漏是一种非常经典的对于时间的理解方式,所以在这样一个广场上,我觉得这样一个雕塑作品的存在,是一种比较直接、简单的方式让观众理解时间概念。沙漏的上半部分是子丑寅卯,下半部分是阿拉伯数字1234,代表一个中西转译的过程,就像一种文化进入了一种时间机器,或者一个时间的转译过程。不一定是说东方文化走向西方文化,它完全是一种融合,而且今天是全球化的文化概念,如果过于强调地区性的特征,这样的理解不见得宽泛。

  宇舶表:《永生》和《时间沙漏》作为一个艺术整体,有您自己怎样的时间哲学?

  徐震:雕塑语言本身就是一种凝固的时间。几百年前几千年前的雕塑,你可以看到它承载了一种想象力,或者对当时的一种向往,所以我觉得雕塑是很好的表现时间的一种形式语言。 将《永生》和《时间沙漏》两个不同的东西放在一起,非常合适的体现了我对于今天这个世界、这个社会分裂式的理解。因为它很多元,从我的创作风格来说,我们不会去过度强调一种风格,而是倾向于强调今天这个世界的分裂和多元性,有不同种类风格的东西同时并列存在。

  宇舶表:请您回顾一下和宇舶表的艺术合作中有什么想法和感受?

  徐震:就作品创作本身,在我们的文化中你一直会看到中国的传统雕塑是没有头的。可能我们会理解为这个和文化侵略、历史的自然残缺、大自然的力量有关,和暴力、入侵、侵占、冲突这种概念有关。文化也是一种冲突,本身这种冲突是伴随着具体的战争,或商业入侵而来,是双刃剑。我是在一种很偶然的场合,看到东西方都有残缺的、代表各自文明的雕像,所以有了这样头对头接在一起的想法。一般说来,东西方文化中这样没有头的雕像,是神灵或非现实的人物,放在一起后它似乎就变成了另外一种神灵,比如上面是东方,下面是西方,有一种很强烈的文化暗示在里面。对我来说,这个作品不光是东方和西方的概念,它应该是很符合今天全球化趋势下,对于各自的理解和不理解、有差异性文化的代表。

  和品牌合作,和宇舶表的沟通过程里,我们彼此尊重,一直在强调我们不要硬性去合作,不要艺术为了一个品牌去创作。其实这种合作还是缘分、机缘巧合。品牌不是为了让艺术品冠名,也不是为一个品牌强行创作艺术品。现在这样正好,因为宇舶表强调一种时间,一种融合,而《永生-时间沙漏》本身就有这样的含义,所以放在一起很自然,完美体现了“融合的艺术”。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评论

留言与评论
昵称:
匿名发表 登录账号
   
验证码:

标签列表